您的位置: 好心人网 Goodpeople法律帮助 Legal Aid好心人律师团 Good People Lawyers → 山西老西回不了家
 

发表帖子 发表投票 回复主题 您是本帖的第 2529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山西老西回不了家
 
护法天使
护法天使
初级会员
 
等级: 初级会员
帮派:无帮无派
发帖: 2
积分: 0
状态: 离线
注册: 2010-12-16
      
楼 主
表情山西老西回不了家

山西老西回不了家

   这是一起十分平常的刑事或治安案件,但却演变的极奇错综复杂,涉案人员高达200人,其中一线涉案副科级以上干部竟有40余名,而近30人系司法工作人员;受害者有嗷嗷待哺(不予上户)的婴儿、被迫失学的儿童,从怀孕到哺乳的妇女、正常工作生活的青壮农民到曾参加解放战争和保卫北京的80岁伤残老军人,更殃及无辜的新婚夫妇。

   2007年3月21日下午6时许,中共第一城---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岔口乡张山峪村的一户农家小院,33岁的女主人王锁红正在收拾老玉米。忽然院外停下一辆白色豪华轿车,从车上跳下四名陌生小青年,径直冲上来将她推回卧室,用菜刀架在脖子上逼她打电话叫丈夫回来。她是本村有名的刚烈贤惠媳妇,根本不惧其淫威。她借与丈夫通话之机要其报警,立即遭到刀砍、火柱捅打,直到倒在血泊之中,腹部还遭受数脚猛踹。

   这时,9岁儿子李登晖恰好放学归来,目睹此景即大声哭喊扑向妈妈。当母亲要其唤叔伯时,就被歹人拦腰抱起架出大门口。其母挣扎着来救孩子,被一名歹人推倒屋内堵住家门不让出来。抱孩子的歹人扔话给她,“黑白两道全是老子天下,赶紧拿老子来换儿子,否则后果自负......”

   这四人刚把孩子架出院外就被接警而来的民警当场抓获,及时解救了孩子。并简单给王锁红作了笔录,但却拒绝给李登晖作笔录。同时,现场目击者带领乡亲赶来,帮警察将歹人四名推上警车押走,并将那辆轿车开走。警察当众答应,一定给大家圆满答复,并要王锁红在家养伤等待处理结果。

   经医院检查诊断,王锁红未受重伤,却发现其已经怀孕。经诊治后,医生建议在家用药静养。因儿子李登晖恰巧在12里外的歹人村中走读,又遭此严重惊吓,辍学在家,呆呆的尾随妈妈身后不出家门。未曾料四日后,又有四名陌生人来到她家,还扬言要烧掉她家汽车。她及时通知了警察和乡亲,但不知啥原因,警察未到。乡亲们才将他们赶跑。迫于歹徒无休侵害,为了孩子,她接受众亲劝导,变卖了崭新汽车、摩托、家电,舍弃新居,躲到阳泉市和太原市的旅馆养伤。

王锁红根本不相信朗朗乾坤“黑白都是他家的”。2007年4月4日,久未等到处理结果的王锁红伤愈后来到平定县公安局问询处理结果,该局将她打发到往返160里地的岔口派出所,该所民警几经推诿拖延,才将早在案发当晚就已作出的“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复印件扔出来(未作任何告知),将其打发走。取了《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副本后,她和丈夫一起咨询了多个法律事务所了解法律程序,明白了案件的复杂性,增添了拚死伸冤的信念。

   于是,她按程序先来到阳泉市公安局法治处提起行政复议。当月17日该局法制处长史国华和复议科长孔晓东受理了本案行政复议。平定县公安局竟然在收到复议通知后,于当月19日、20日,派民警驾警车绕阳泉市平定县、盂县、郊区、城区、矿区,行程200余公里,将正在盂县打工的王锁红父亲用警车带到阳泉市矿区进行诱逼、恐吓。苦于老人找不到女儿,民警就用自己的电话拨通王锁红手机,逼迫老人压制女儿撤销行政复议。因未按父亲意愿配合“公安工作”,致父女亲情决裂。该局民警一招失手,即驾警车于当晚9时赶回张山峪村,勾搭该村党支部书记李贵祥、会计李先怀以给王锁红80岁的伤残军人老公公办低保为由骗其丈夫回村。该计被当事人丈夫李怀忠识破后,他们连夜对王锁红、李怀忠双方父母诱逼他们下落,直接使被隐瞒着本案的老人气急卧床。他们无奈的将该局民警之违法行为向阳泉市公安局110中心报警,一并向该局法制处史国华报告,平定县公安局民警才被迫停止行动,但至今没有任何处理结果。

   2007年6月8日,平定县公安局史成明局长利用职权将王锁红传到该局诱逼其撤销行政复议。与此同时,家中看门人传来陌生人骚扰消息。鉴于此,因人身安全和上学问题得不到解决,逐与其中断谈话。同月14日下午,阳泉市公安局法治处经局长组织开会研究决定,在未通知王锁红到场情况下(或者听取当事人意见,告知当事人有何权利),就作出了“阳公(复)决字【2007】第0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次日,王锁红向山西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反映本案情况,虽得到热情接待记录,但至今没有任何处理结果。

   转眼案发3个多月,本案众行为人仍逍遥法外,而且还不断壮大队伍来伤害当事人。他们全家靠吃积蓄换着旅馆躲藏,孩子无处上学,丈夫不能工作,自己已怀孕四个月,行动逐渐不方便起来。2007年7月3日,王锁红拖着孕身,由丈夫陪着,拉着失学的儿子一起从公安厅逐级来到公安部。部领导非常热情的接待了她们,并明确指出平定县警方不予孩子立案、对行为人处罚不当、处罚决定书填写不规范等等过错,还告知了当事人权利。王锁红立即按照部领导指示回来向平定县警方索要不予受害儿子立案告知书,但该局根本不予答理。当月10日,家中又传来陌生人骚扰消息,她又报警,但该局接到电话听出声音就压了电话。次日下午,王锁红一家又来到公安部,部领导当即批示山西省公安厅公正处理本案。当月15日,山西省公安厅接部批示,转批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立即先解决孩子安全读书问题(还连续两次网上通告平定县公安局),并安排阳泉市公安局长李柏和当事人见面。从当月17日至24日,该局信访处长王河清收到省厅批示不予上报解决,多次无故阻挡当事人和局领导见面,且态度恶劣。无奈之下,王锁红和李登晖将本案诉至平定县人民法院。该院受理了本行政诉讼案。

   2007年8月9日,平定县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开庭审理。庭审中揭露出平定县公安民警伪造、隐匿法律文书,毁灭证据,包庇违法分子,未按程序办案等严重违法违规事实。

   2007年9月10日,本案一审判决仍迟迟不予下达,而被告平定县公安局又被省厅网上信访函逼迫。该局就派史成明副局长和治安大队长王慧贤利用职权非法强传王锁红全家、高某、王某(幕后人,高某姐夫、中共党员、公务员)到该局进行诱逼撤诉、非法调解。该局首先估算出王锁红基本损失(家中损坏器物和乘车、检查费用,但不包括医疗、误工费等)为2300元,由高忠文、王素忠现场支付。然后决定:“王锁红撤诉后,到该局领取700元钱(不知什么费用),由史成明局长牵头解决受害人生存、读书和其它问题。”王锁红全家还未作表示,王某就打断局长讲话,并当众民警扬言要继续迫害王锁红全家。该局长见状,急央求道:小王、小高,可不敢这样说、不敢这样说,咱干点什么不好,千万不敢啦!随即停止这次非法调解。原先史局长答应先解决孩子上学和给丈夫李怀忠向王某讨工资、欠款随即流产。次日,经王锁红全家求助团中央帮助,李登晖的失学问题才得到团市委的紧急安排解决,并援助律师一名。当月14日,经王锁红多次多部门申诉,平定县人民法院才作出“(2007)平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根据平定县人民法院既定事实(1、在审判过程中未按原告王锁红提供的“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为诉讼标的进行审理,被告平定县公安局不向法庭提供“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原件、复印件,该院也未确认原告王锁红提供的处罚决定书和被告平定县公安局藏匿存档的处罚决定书哪份合法有效,就不公正地判其合法;2、该院在庭审中确认被告平定县公安局1、3、5、6、7号证据合法有效,而3号证据中王锁红的性别为男性仍属合法有效;被告平定县公安局提供的7号证据是原告王锁红的诊断建议书,而其必须依附的“B超诊断书”却被隐匿,还被确认合法有效;3、该院未确认被告平定县公安局提供的2、4号证据是否合法有效,也未对被其包庇另一高某的动机审理查明;4、该院认定高某等人系进入原告院落,故意不确定案发现场为卧室;5、该院认定随同高某进入原告“院落”的其他人无侵害原告的违法行为,其中包括已被平定县公安局包庇、隐匿的另一高某;6、该院未确认被告平定县公安局不予受害未成年原告李登晖立案、取证是否程序合法有效,而且该院在判决书中未对原告李登晖告知权利;7、该院审理查明“高某因其姐夫与王锁红丈夫李怀忠有纠纷”之事无事实依据,纯属捏造,更无法定因果关系;8、该院未对被告伪造王锁红报案材料、隐匿勘验检查检测结论、不予任何目击证人调查取证、杜撰原告王锁红询问笔录并诱逼其签字压印、为高某等人制作的询问笔录动机目的不明和伪造了另一高某不在案发现场的笔录、未在法定期限内送达王锁红“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副本、其它行为人行为作出决定从重从轻及不予处罚情形不作载明、抓获的违法人员高某等人使用的交通工具凶器处理情况不作载明、未对受害人王锁红、李登晖伤情载明、且未注明受害人救济权利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予以确认审理查明;9、该院拒不依法要求被告提供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还不确认王锁红受害时系孕妇身份)原告依据我国《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法》、《公安机关办理治安、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认为被告平定县人民法院已经枉判,该行为直接加重了原告诉讼成本,并危及到原告全家的生命。原告不服,于2007年9月27日向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07年12月5日维持了原判。根据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既定事实(1、该院在庭审中同样未按原告提供的“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为诉讼标的进行审理,不对原告各不相同的处罚决定书合法确认;2、该院未确认原告提供的1、2号证据是否合法有效;1号证据中,李登晖在一审时为原告,法院剥夺了他的各种权利,二审又加以证人身份出现,该院未作合法确认或告知权利;2号证据中,被告平定县公安局民警根本没有对证人高某进行过调查,而该院单凭被告一面之词就不予确认此证是否合法;3、该院在被告平定县公安局连主要合法证据“平公(治)决字【2007】第198号”处罚决定书”都没有的情况下,既不认定原告证据,又多次禁止原告提出反驳理由,却以原告没有新证据证明被告平定县公安局违法违规为由终止了庭审;4、该行政庭长还在庭审中长时间劝慰原审第三人高某好好工作养家糊口,却不允许原告辩论,根本不依法要求被告提供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纯粹无视被告和诸多旁听者的存在。)原告依据我国《行政诉讼法》、《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认为被告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武计恒玩忽职守枉判,该行为直接危及到原告全家生命生存安全。至此,生存无望的王锁红全家被迫逐级向上级法院和各级政府申诉求救。当全国人大代表白云市长获知此案后即与市政法委书记陈继光批由市检察院调查此案。经调查确认上述被告单位和相关责任人违法违规,但该院未做处理;民行处受理申诉,至今无答复。(曾向最高检网上举报,但答复是:不属于检察院管辖;曾去过省检、高检都未答复;什么原因?)

司法不公致无法生存的王锁红全家立即按照《国家信访条例》逐级上访了人大、政法、法院、检察、政府、纪检、公安部门很多次,最终由阳泉市信访局赵福祥副局长和平定县信访局阎素云局长主管,但他们相互推诿、拖延,不予解决。这件案子很快就被全国人大代表白云市长获悉,她即与阳泉市政法委书记陈继光研究共同批示,派专人指示阳泉市郊区公安分局刑警队调查本案。但此时王锁红已经严重超产期被阳煤集团总医院抢救、剖腹出一名女婴,此时已身无分文的她得到了阳泉部分佛教居士和医院大夫的大力救助。郊区分局见状,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反馈回领导了事。市领导又指派阳泉市检察院渎检局立案检察,阳泉市检察院渎检局杨处长很快调查清楚本案,并明确指出市县两级公安局均已违法违规,但本案已诉诸法院,要她去政府、法院或民行处申诉。

   2008年7月2日,平定县政府受上级指示,由县委书记马骥委托常务副书记申志纯主持,召集涉案单位(平定县公安局、平定县人民法院)负责人和王锁红全家,在县政府办公楼举行了无数次听证会。事实面前,平定县人民法院和平定县公安局对自己的违法、违规行为无证可举、相互推脱。终因王锁红因生存威胁得不到解决,而未同意政府给予解决住房、工作、孩子上学、婴儿上户等问题,致使听证会无果而终。日后,平定县政府安排统战部长孙毅、政法委书记赵珍珠和信访局长阎素云联合组织多次听证处理本案。因无法保障受害人生存、生命安全,同样无果。

         伍(瓮安版)

2008年7月28日,王锁红全家因本案主管阳泉市信访局赵福祥局长答应:平定县政府给你们处理不了回来找我。就来到阳泉市政府找他(她们一家已经近百次来过市政府,从未有过不文明举动,更无违法举动)。当时市政府广场有将近200人,好像是请领导帮助讨要工资,他们只好站在路旁等着。结果有辆私家车来办事,他全然不顾王锁红怀里抱着熟睡的婴儿,拼命摁着喇叭要过去。丈夫李怀忠就很和气的告诉他‘别在摁喇叭了(会惊到孩子),况且我们走开您都过不去。您看后边,王市长都倒回去了,何况您?’。没想到这司机脾气更大起来,并开始骂脏话、恐吓他们。夫妇二人在围观人群的帮助下,要求他道歉。他却开车撞了李怀忠的屁股,王锁红就堵住汽车。这司机就下车推搡他们,并打电话叫人,要整死他们。王锁红和丈夫李怀忠立即向110报案。瞬间,阳泉市政府工作人员(姓张的为首)和政府派出所民警(以030910号民警为首)带领多人冲出来(武警就没下来)对他们夫妇进行暴力围攻。李怀忠很生气警察推王锁红胸部、吓到婴儿,就依法跟他辩论。那个白胖的张姓中年人就率先挥拳猛击李怀忠眼睛,直接导致李怀忠左眼出血,身体多处受伤,并将未成年儿子和幼女极度惊吓而哭喊抽搐。当场引起现场百余名围观群众强烈谴责和声讨,还围堵了市政府。政府工作人员见状,立即伙同民警将被打晕的李怀忠倒拖回政府办公楼内地板上。严重磕伤脑袋晕厥的李怀忠仍被众民警脚踢、暴骂,其中一名警察(警号未030863)还在他脸上踢了一脚,并暴骂。案发过程中,平定县政府派来的岔口乡政府纪检书记石立新和一名工作人员一直陪伴着王锁红全家,但无能为力。焦急、悲愤的王锁红在案发前后(当天)共向阳泉市公安局110中心报警7次,向省公安厅110中心报警一次,向赵福祥局长求救1次,向阳泉市公安局新局长王斌权报告1次。后来,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治安大队长带领民警用警车将李怀忠拉回该局,未作任何调查就换辆车把李怀忠送回市政府。当天下午,阳泉市公安局警务督察处民警受局长指示电话联系了王锁红(次日受理了本案,但至今没有结果)。当晚,她们全家就被平定县政府派人送回其租住地,并监视居住。

未能按照上级指示依法规及时处理王锁红全家案子的平定县政府为了压制王锁红全家上告,安排两名工作人员,采取蹲守、跟踪等方式进行全监控。2008年7月31日傍晚,该政府派驻的工作人员石立新等人又依职权将王锁红家房东拉拢来,强要征用其房子暂供王锁红家使用,房东被迫答应。无奈之下,他们借机将唯一的财产(洗衣机)变卖了110元,将房子钥匙挂在门上,靠朋友帮助逃了出来.买车票进入阳泉火车站候车厅候车。23点32分,平定县政府统战部长孙毅、信访局长阎素云、公安局张局长、岔口乡党委书记阎立彪、岔口乡纪检书记石立新、岔口派出所长王海明带领武装民兵、防暴警察大队、乡政府工作人员20多人来到王锁红全家周围。有强行抱、摁孩子的(抱、摁住李登晖不让动,当即吓得李登晖不能动弹,直喊:“妈妈,我不敢在阳泉啦......!”),有摔大人的(把李怀忠摔伤多次),还把哺乳的王锁红包围(把怀中婴儿吓坏)。他们全副便装有如土匪的举动,立刻使车站混乱,车站工作人员被迫关闭了检票口,使部分旅客滞留。火车开走后,他们迫于众多候车旅客围观声讨的压力,放开哭叫的孩子,给王锁红一家让开一条路走出候车室。她们打了一辆车准备回亲戚家,平定县政府全体工作人员立即强行拦住出租车,大声恐吓司机。不明原因的出租车司机当即被吓得弃车逃走。站前广场更多的人立刻就围过来。悲愤的王锁红跳下汽车,抱着抽搐的婴儿,丈夫李怀忠拉着哆嗦的儿子,拼命拔围堵人员,靠围观群帮助簇拥着他们来到站前大马路上。政府工作人员拔开人群将他们围住不让走,当即吓得李登晖不能动弹,又大喊:“妈妈,我不敢在阳泉啦......!”李怀忠无奈,即向阳泉市110中心报警求救。马路上汽车很快堵成一大片,围观群众越来越多。110中心指派的站前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现场,疏导了交通,驱散了人群,将王锁红全家带回派出所后,却悄悄放走了全部行为人。然后把受害人拘禁在一间屋内锁住门,不作任何调查、询问,还不让上厕所和吃东西,全然不管刚遭过度惊吓的两名未成年人。更加愤懑的李怀忠共向阳泉市110中心报警8次求救,无任何结果。次日上午11时许,平定县政府就派平定县公安局副局长史成明和岔口乡党委书记阎立彪,继续带领2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将王锁红全家推上一辆面包车,拉到阳泉市劳教所背后,关押、拘禁在平定县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二班,(看守人员包括:平定县武装部现役军人刘队带领的30名民兵预备役人员;平定县公安局史成明、治安大队长王慧贤带领的防暴反恐民警约15人;岔口派出所长王海民带领3人;平定县政府和岔口乡政府领导及工作人员20余名。)对他们一家四口进行不换班看守。

  2008年8月5日,李怀忠的侄儿李春晖因叔叔未参加婚礼获悉此情,报领导们批准后,携新娘李桂英前来探视,欲将生病孩子李登晖接走,遭到领导拒绝。他们就乘当晚大雨,从大门旁的一个窟窿悄悄钻了出来。刚逃到晋东收费站大马路上,就被史成明局长带领二十多名武装民兵和部分民警围住,直接将新郎打倒摁在绿化带中,挟持了新娘李桂英,并把李怀忠逼入行驶中的大货车下险致命丧,后被执法众人重伤其腰部。李怀忠侄子等人立即向阳泉市110中心报警和向120中心求救多次。平定县刑警队全部民警到达现场,但不知何故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120中心也编造理由未到现场施救。直到平定县常务副书记申志纯、县政法委书记赵珍珠、统战部长孙毅、县公安局长丁福光等领导来到现场,才派人将李怀忠送医院诊治。但不知何故却将新婚夫妇李春晖、李桂英分别强行关押、拘禁回基地三班、四班。当晚凌晨1时许,由平定县政法委书记赵珍珠带领平定县信访局副局长李世昌,命令平定县公安局防暴队长李素泉和反恐组民警对现场40多名工作人员作询问笔录,而且对李春晖、李桂英夫妇进行了长达15小时的许多次诱逼供,直至县领导满意为止。新娘李桂英还遭岔口乡司法所长许保民恐吓。(因夫妇二人就职于阳泉市军分区某领导家属公司,才得以保释)而李怀忠送医院检查发现不会危及生命,就被领导安排防暴民警、武装民兵强行抬上汽车拉回基地进行关押、拘禁,根本不管他的死活。而且多次以恐怖名头逼、诱王锁红和受伤的李怀忠作笔录、签字。他们一家在此被关近两个月,因两名孩子患病得不到救治而多次伺机逃跑,均未得逞。孩子病情逐渐加重,又面临开学。也许是良心过不去,政府就派人带孩子简单治疗(因咳嗽久拖不治引起慢性支气管炎,直到现在未愈);平定县政府为了控制王锁红告状,派县公安领导、妇联主任、宗教局长(因丈夫系佛教居士)和乡政府领导们反复对他们夫妇诱骗要将孩子转回县里上学、给丈夫李怀忠找个工作、由政府管吃久住民兵训练基地。立即遭到王锁红痛斥和反对。9月1日,岔口乡纪检书记石立新派车、派多名大学生村官送孩子上学。鉴于学校、社会影响,他们后来改坐公共汽车送孩子,每日四至两趟往返阳泉市矿区(单车费就40多元,早晚还得买吃),影响越来越大。天气变冷,大孩子病还没好,小孩就着凉了。但众多政府领导、工作人员视若无睹。夫妇两人多次恳请领导们为孩子诊治,均无人管。

   2008年9月24日,因中午停电不能开灶,众多看守人员下街吃饭。饥饿寒冷(就连每日3餐的馒头和白菜梆子都没了)的王锁红一家借机悄悄逃了出来,返回阳泉市的二哥李怀昌家。

本章学习花絮:

   “走到天边都不顶..”,“走到联合国也得回来处理..”,“咋!有什么可怕,等他们再弄出事来咱就好处理啦!..”,“..‘还想出国不成?’..;‘你们看着办吧!’..”,“咱平定县财政收入小八亿,只要你能张出口..”,“..这是一党专政,我们挣着工资跟你耗..干不干都有钱..”,“..你们再要破罐子破摔..咱就采取措施...”(本花絮请放心对号入座,决不向媒体公布)

  “快、快,都来签个字,把他送唠!..”,“你老婆再告,嗯?..”,“..领导让来,咱们也没办法..”“..进来啦,千万不要给咱闹,都配合一下,通共才20天,以后去哪儿也就不知道啦?..”这是警方花絮。

   王锁红全家终于逃离苦海。可是,仅一小时就被尾随而至的平定县信访局副局长李世昌、岔口乡纪检书记石立新、岔口乡长侯永清、岔口派出所长王海明带领民警把她们全家强行控制在阳泉市矿区的一个小旅馆内,由乡政府领导带领大学生村官和派出所民警看守,并送孩子上学。当月28日下午3时许,平定县公安局忽然派治安大队长王慧贤和岔口乡派出所长王海明来到旅馆又要给王锁红夫妇作询问笔录(他们已许多次以恐怖罪名逼迫夫妇二人做笔录),这次他们没配合警方.

   2008年10月3日,王锁红全家借接送儿子上学之机逃离旅馆, 跑到北京找阳泉市信访局赵福祥局长。其安排李世昌局长于5日接回平定县政府继续开会研究,并再次决定给王锁红全家经济补偿、解决住房、解决工作,但仍无法解决生存保障(无法正确处理本案原始错误)。因无保障王锁红不接受补偿解决事宜,他们一家就又被关在旅馆,失去自由。                                        

   2008年10月10日,王锁红一家又从旅馆逃脱,又跑到北京找赵福祥局长,在前门附近换乘车时,被首都民警查到她们系上访人员,就给了训诫处罚。为此,赵局长非常气愤,当晚就命令平定县公安局史成明局长、岔口乡长侯永清,带领民警,用警车将王锁红一家暴力押回平定县武装部训练基地。史成明局长命令警察给李怀忠反背上了手铐,强行关进四班,将其推倒在地,使其头部重伤昏死过去。史局长赶紧叫120送往平定县医院抢救。住院一日伤势稍见好转,就被该局王慧贤带领众多民警(乘李怀忠妻子不在现场),从病床上强行抬上警车,未作任何笔录、处罚决定,更未告知家属,将其拘禁在平定县看守所20天。期间,先下达两份处罚决定书,后强行下达了劳动教养告知书,但不知何因未曾实施。另一边,其派警察、民兵把抱小孩的王锁红和儿子李登晖拖下警车,将她们母子三人关进四班,不准王锁红去医院看望丈夫。该局民警见她情绪激动,反应十分强烈,就逼迫她作了一份不知什么笔录,才派车把她送到医院。待丈夫苏醒后,她跑回市里的二哥家带家人来医院看丈夫,结果发现已被警察抬走,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她们只好去平定县政府要人,县领导阎素云说:“你丈夫已被政府保护,若要再告,就劳教了你丈夫......”她十分害怕,又回市政府找赵局长,其态度更强硬,同样以制裁丈夫来威胁她。自此,她们全家不敢再去市政府申诉求救。

   2009年1月19日,王锁红全家受市、省人大指示,去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请求再审。高院当即批转去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直到2009年2月18 日该院才受理了本案,并告知两至三个月作出答复。2009年3月2日,平定县公安局忽然派民警找到李登晖就读的阳泉市矿区平潭街小学,找到校党支部宋书记,要求校方查出李登晖家现住址,遭到校方拒绝。中午放学后,孩子被该局民警一路跟踪,被吓坏。(王锁红立即去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反映情况,并讨问结果。该院让她回家耐心等待。受案三个月后,她又多次去中院问结果,还让耐心等通知。)7月17日,当事人全家又来到中院,(已来过无数次,他们只是推改日,省市人大多次下函督促,概视而不见)接待领导王庭长又答应7月24日一定给答复,否则可以起诉他们(有录音)。7月24日原告又去找他,人却不见了。直到2009年10月10日该院才给了当事人驳回申诉通知书(王庭长躲避不见)。

   2009年8 月下旬原告多次去山西省高院立案,但立案庭不受理本行政案,而行政庭设在主楼里不让进去,立案庭就派人为原告转送,但至今无果。

   2009年6月12日,山西妇女报社某记者获知本案,来到平定县政府采访,皆躲。月底,在记者多方调查取证时,其又故伎重演。而记者也莫名消失,未作报道。

   2010年2月,本案原审第三人之黑社会保护者,又多次变换方式对王锁红全家骚扰,还多次电话骚扰她,并于9日发来短信息。他们即向暂住地辖区民警报告,终因未达受案条件而无法受理。

   ......

  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岔口乡张山峪村妇王锁红,现年37岁,娘家是同乡的食足村,排行老大,下有弟、妹。父亲是老实的庄稼人,和其母亲全是文盲。她自幼刚直好学,一直是班里的学习、劳动委员(唯一团员),得到全校师生的好评,是名副其实的校花。由于家境困苦,弟弟妹妹也得读书,她初中毕业(1990年)后投靠省城太原的亲戚,开始了打工生涯。1995年夏,从太原回家时,于阳泉市天桥上遇到在阳泉工作的初中同桌李怀忠,两人一见钟情,逐向家长禀明,遭到极力反对。无奈之下,两人辞工作回村央求父母大半年才得以领证结婚。他们夫妻恩爱,靠勤劳起了新房买摩托,购了汽车跑运输。王锁红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勤俭持家,日子过的红红火火,是村里有名的正直贤惠媳妇,博得众人好评。

丈夫李怀忠,现年36岁,上有仨兄俩姊,排行老四。其自幼能言善辩十分顽皮、倔强,为此没少挨揍,被村民称为四倔杆(四小)。父亲李文智是解放战争残疾老英雄(现年82岁),母逝6载。其初中毕业后进果园跟随父亲(果树师、泥瓦匠)学习果树修剪、管理,一年后受聘于阳泉市郊区煤炭运销公司(办理了长期合同),从事电工、电气焊工、维修钳工近四年,然后转入阳泉市教委视力服务中心工作近四年,是阳泉市较早的验光、配镜师,是阳泉市三区两县重点学校学生视力检查、服务唯一的验光师,因婚辞职。婚后学车领证干个体,边跑运输、边种地(近十亩)。因本案,现在外从事高空广告安装(蜘蛛人)工作。他还是多年佛教居士,其为人正直,平日爱读书小记。遇他人有事,以己之长倾力相帮。得到众人尊重。1998年2月,儿子李登晖出生,读书二载村中就响应政策撤了学校,全部学生都得去五里之外的马上固中心(王锁红夫妇母校)走读。

阳泉市郊区西南舁乡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故乡,此地交通便利,人丁兴旺。而西南舁小学教学条件极好还顺路,他们为此托人把孩子转入该校上学。未料孩子在第二学期刚刚开学半个月,家中就发生了本案,而绑架孩子的主犯高某就是本村人,他的家属还是孩子的老师呢!

受害的孩子辍学前,王锁红为了响应党的计划生育政策,正在办理独生子女户(所有手续现在还搁在乡计生办)。因其身体状况不宜上节育环,正准备做手术时发生了本案。受伤入院检查发现怀孕,公安(隐匿了王锁红的B超诊断书)、法院均不承认。一气之下、一路奔波,怀胎十一月余,经众多贵人相救,剖腹产一女,取名李王智华。逐去辖区岔口派出所上户,该所以超生为由拒绝了。(因上户就会证明受害人受害时系孕妇;而且该局民警逼迫受害人写保证不再上告书才能上户)直接导致:1、王锁红母子被冤,全家被迫外逃4年,生命安全无保障;而因此案陷入苦难的孩子们,他们的童年或许已逝(无户口的幼儿无法入托),而因此案陷入苦难的老人们或许永远没有了再享受亲情快乐的机会……2、王锁红家耕地3.2亩均遭平定县岔口乡政府抢占(2010年元月,京昆高速阳泉段开工,须在我市大量征地,相邻的阳泉市郊区征地是京昆高速管理部门直接对口百姓,而我们平定县只有岔口乡路段,乡党委书记阎立彪私自与京昆高速管理部门联系将征地权接管后动用黑白势力强征农民土地,并非法截留滥用征地款,而且伤及百姓),本户唯一的房子属于修建高速使用特大型强夯机强震区(10米范围,须征拆),岔口乡党委书记阎立彪因为先前参与打击报复举报人全家,知道本案已经上了省里惊动了中央,惧暴露其截留滥用问题,逐指示下属对举报人造成不需拆迁假象来蒙蔽外逃4年的举报人,致其房危获救难。(详细情况如下:2010年4月中旬, 平阳高速施工强夯影响村民李满怀和李怀忠住宅,需补偿征用。但由于李怀忠之妻系上访户,政府至今未解决其案子;李满怀之子李虎平系李建秀跟班,长期与“老板”阎立彪为伍;阎立彪曾因参与打击报复李怀忠之妻上访险致免职而极惧其上访,逐暗地为李怀忠邻居李满怀住宅进行补偿15万元,要求其继续居住以欺瞒李怀忠家,并假借平定县委名义广为宣传“...县委决定:李怀忠住宅50米范围内禁止一切施工...”。(其实已经将李怀忠家门前6米至30米的13亩土地强夯填埋)随后,阎立彪又指使李建秀、李虎平代李怀忠签字占其本村前坡承包土地1.8亩,李建秀借机指使李虎平霸占李怀忠家核桃沟土地2.5亩开石场、没收李怀忠家石栏梁自留地0.6亩;因李怀忠全家长期在外地,其又诱逼李怀忠三哥李怀庆签字强征李怀忠家大红土洼土地1.2亩。至此,李怀忠家土地占尽未获分文补偿。)

 拾  

  究竟为什么呢?这句话已经有很多很多人问过了、明白了,事情还得从2007年元月说起......

    王锁红姐夫同村的王某(阳泉市郊区劳动局公务员、中共党员)在阳泉市盂县路家村镇刘家村新开了一座小煤窑,因缺人手急招工。恰好丈夫李怀忠农闲在家,王某闻讯将其招走。但由于此矿手续不全、安全设施不完善,丈夫和工友们工作两月就辞职回了家。王某欠其工资和借款三万多元(阳泉市郊区公安分局已经调查过了),当众答应卖了存煤后发还,但其食言了。迫于众民工声讨威势,又许诺年后去其单位结算。未曾料,正值我党严查国家干部开办煤矿,王某于2007年2月15日弃矿跑回单位。民工们按约定年后去讨工资多次,王某既不还钱又怕影响,就指使其小舅高某于2007年3月21日晚首发本案。

    

 回望过去的三年,王锁红全家见证了太多太多的冤情,而他们只不过是这个国家深陷苦难冤情中人的微小代表。虽未得到平反和正名,也未引起这个世界的关注,而他们知道还有许多人此刻依然在似海的冤枉中苦苦挣扎着。他们同样见证了驻京官兵的忙碌和地方官兵的闲逸、势利。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停的学习政策法规,走到任何部门都理法诉求,从而收获到丰硕的政法知识、人生哲理。他们相信古有包青天,今有马青天......

 佘祥林被冤11年,系“醒着尿床”案;聂树斌被冤行死刑,系“相信Z F”案;胥敬祥被冤13年,系“绿色毛背心”案...;他们或上西天、或入地狱全有归宿。而王锁红全家四口外逃三年,权当“培训农民干部”案吧!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王锁红母子被冤,全家被迫外逃4年,生命安全至今不得保障;而因此案陷入苦难的孩子们,他们的童年或许已逝,而因此案陷入苦难的老人们或许永远没有了再享受亲情快乐的机会——

 面对此情此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TIME: 2010-12-16 8:15:01  IP: *.*.*.*
我相信太阳总会出来,人人可以成佛。

    管理 | QQ | 主页

分页: 1   转到  
 页次1 / 1 页 共1 条记录 10 条/页
Powered by 好心人 2.1.0
好心人网Copyright © 2005 - 2025 goodpeople 好心人网 < 蜀ICP备09002956号-1 >

论坛访问:14718240次 数据查询:1次 执行时间:78.125 毫秒